• 校园大咖
  • 阅读时刻
  • 光影流年
  • 赭路文艺
  • 男左女右
  • 菁菁乐道
  • 小葵开讲
您当前所在位置:向阳花 > 男左女右

中国高考38年嬗变:从“黑色七月”到“黑色六月”

    近950万考生汇聚的高考大军,让6月的7、8、9日成为中国近千万家庭最重要的日子。中国恢复高考38年来,从高考人数到考生时间、考试内容、录取方式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其中也折射出社会发展的变迁。

  考试时间:从“黑色七月”到“黑色六月”

  1977年10月,中国公布恢复高考的消息,宣布本年度高考于一个月后进行。当年的高考不是在夏天,而是在冬天,当年有来自各行各业的570多万人报名参加。

  从1978年开始,高考固定在每年7月7日举行。“黑色七月”也成为“60后”、“70后”、“80后”对高考的代称。

  考虑到7月天气太热,2003年开始,高考被移到6月举行。高考也催生出许多商机,如考点附近的宾馆推出高考房、高考营养餐等。随着高考时间的提前,聚会宴、谢师宴、旅游热持续的时间更长,也带热了暑期经济。

  2000年,北京、安徽开始试行春季高考,29所高校开始春季招生。在春暖花开的时节考试被认为有利于考生发挥,但由于众多重点院校还是在夏季高考后录取,春季高考最终式微。

考试内容:从文理分科到文理不分科

  对于学生和家长来说,最关注的还是考试内容的变化。1983年,英语被列入高考科目。1985年,理科7门、文科6门考试各减为5门。1989年,当时的国家教委决定在全国推行标准化考试。

  标准化考试推广10年后,弊端逐渐显现。文科学生不懂基本理化常识,理科学生人文素养缺乏,受到普遍诟病。1999年,广东率先进行高考“3+X”试点。“3”是语文、数学、英语三科为必考,“X”则是在化学、物理、生物、政治、地理、历史等科目中选择。

  之后,各省单独命题成为潮流。但随之而来的是各地考试难易程度的差异,掩盖了学生水平的差异。近几年,各地又逐步回归全国一张试卷。今年使用全国统一命题的省份达到18个,比去年增加两个。

  去年9月,备受关注的《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公布。除语文、数学、外语科目由统一高考完成,其他自选三个科目将由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完成。高考不分文理科、外语科目考两次,成为最大热点,在高考是教育“指挥棒”的中国,此举影响将在两年后逐步显现。

  招生人数:从近30万到近700万

  1977年高考制度恢复时首次招生只有27万人,1978年增至40万人。此后20多年里,高校招生人数都是缓慢增加,到1998年也只招收108万人。

  1999年开始的高校扩招,让中国高等教育从精英教育向大众教育转变,当年招生人数达到160万人,此后年年猛增。2001年录取率首次突破50%,录取260万人。2009年高校招生人数首次超过600万,当年录取率超过70%。2014年全国高校招生达到698万人。

  大学生越来越多,“天之骄子”的光环逐渐消失,就业压力也随之而来。2003年高校毕业生人数达到212万,此后年年都是“史上最难就业季”。2015年将有749万大学生面临就业。

“循规蹈矩的生活不是我要的”

  “考了这么多次,状态最好的就是这一次和第一次。第一次成功进了复试,排名第五。可是没有好好准备复试,被淘汰了。”说起自己的考研之路,已经奋斗了5年的董元表示,今年能够成功的主要原因就是自己在最后冲刺阶段保持顺其自然的好心态。

  “这一次考研,即便到了考试前一个月,我还在跟朋友聊微信。困了就睡觉,也不会每天6点半起床,睡到几点是几点,保证充足的休息。”

  董元甚至调侃说,为了考研成功,自己都有些“不要脸”了。“去自习室复习,只要看到空位置我就坐下复习,过了几个小时占座位的同学跟我说这是他的座位,但我已经顾不得别人了,就继续坐在那儿学习。”

  坚持考研5年、4次进入研究生考试考场的董元,回忆起她的考研之路不禁感慨实在艰辛。本科毕业于青岛某大学的她,今年9月将如愿进入她为之奋斗5年的北京某知名高校。面对记者,她的脸上少了“考研成功”的兴奋和激动,取而代之的是平静和淡然。

  2010年,第一次考研的董元就通过调剂被中国建筑学专业排名前10的北方某院校录取,但她为了心中的“名校梦”放弃了这次机会。

  原来,在高中时期就学习成绩优异的她,承载了父母的厚望,立志考取中国一流院校。高考失利,她没能如愿进入心中的理想院校,成了董元心中最大的遗憾。

  大学毕业时,看到自己的同门师姐成功考取了顶尖院校的研究生,那个深埋心底多年的“名校梦”又一次被唤醒。

  “那个师姐也是各方面条件都很普通,我觉得这个目标是可以够得着的,所以就决定去做了。”

  5年之后,董元笑着说当时自己都没有勇气跟别人说要报考哪所院校,因为害怕别人的质疑和劝阻。但她内心对于自己的目标无比坚定,第一次考研后,她拒绝了调剂院校的录取通知书,开始了自己漫长的坚守。此后的四年,董元一边在一家建筑工作室打工,一边坚持考研。

  这段打工经历给她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影响,最让她难忘的,是在她眼里被视作“父亲”的一个人——这家工作室的老板。

  提起这段记忆,董元的眼眶红了。当时公司将她作为骨干培养,而董元却仍然选择了放弃,继续第五次考研。

  说起“考研蚁族”的称谓,她对此并不介意,因为无论被叫做什么,那都是别人的看法,重要的是自己奋斗的过程。“住在条件差的出租屋里,可以考上。住在条件好的大房子里,也可以考上。”跟居住条件差还要劳累工作的“北漂”一族相比,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幸福了,是“痛并快乐着”的。

  “或许考研不能彻底改变我的命运,但至少可以改变我的思维方式”,提起5年奋战的收获,董元这样说道,“循规蹈矩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会为我的决定负责。”这个坚持了5年的考研者对自己的未来信心满满,她准备毕业后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为普通的人建适合他们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