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校园大咖
  • 阅读时刻
  • 光影流年
  • 赭路文艺
  • 男左女右
  • 菁菁乐道
  • 小葵开讲
您当前所在位置:向阳花 > 赭路文艺

人间无奈是情愁

王琦 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2013级环境工程

                        一、问情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情,是一份众里寻她千百度的执着;情,是一脉心有灵犀一点通的默契;情,是一种上穷碧落下黄泉的不悔;情,是一缕过尽千帆皆不是的惆怅。若世间没有了情,蝴蝶少了翩跹双飞的诗意;雷峰塔孤独地伫立在西湖湖畔,无人追忆。那些或美好或残酷的爱情无人理会,被丢失在纤纤紫陌中,弄乱了随风摇摆的芦苇,只有几滴晶莹剔透的露珠,为它们安静地祭奠。

若世间没有情,红尘如何能称红尘?那将是一望无际的苍白,即使一江春水东流,也激不起浮花浪蕊的忧愁。

                           二、祭情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亲爱的弗妹,自你离世,已有十年了吧。今夜的我,又忆起昨日的你,你娇艳如花的笑靥浮现在我眼前,北方佳人的倾城一舞,也抵不过你的莞尔一笑。你的孤坟,远在千里之外,这让我的哀痛何处安放?

亲爱的弗妹啊,倘使你今日见了我,也绝认不出我来。因为,对你的思念,早已染白了我的双鬓,仕途的险恶,沧桑了我的容颜。午夜梦回,在千千万万个想念你的夜晚,我梦到了自己忽然返回家乡,在小屋的窗前,你正对镜描眉,涂胭脂。我不敢呼唤你的名字,生怕你只是一缕烟丝,轻轻的呼吸也会吹散你的倩影。忽然,你转头,翦水秋瞳中倒映出我落魄的身影,凝眸时,思绪万千,太多的言语,反倒不知从何说起,于是只能相对无语。泪水不知何时流出的,一滴一滴,诉说着我对你埋藏太久的思念。

风起,梦醒。窗外的黑夜像一头蛰伏已久的野兽,仿佛随时会将我的勇气吞噬。弗妹,你可知道,年年最让我伤心的,就是在你祭日之夜,那长满小木林的坟岗,上面写着:苏轼之妻——王弗。

                        三、哀情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美更美?有,那就是把美当着你的面摔得粉碎。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表妹,这不正是我和你的真实写照么?当你在宿命的牵引下,一步一步走进那红墙碧瓦内,你可知道,我的心如一片秋叶从树梢落下,在坠入泥土之前的那片悬空时刻曾有过凄婉的挣扎,却在坠入的一瞬间归入平寂,只因心字已成灰。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意的娇羞。表妹,若你我再次相逢,请不要不言不语。若你低头,轻叩玉钗,我想我会懂得你无处可诉的幽怀。

曾经沧海过,所以难为水,即使除却巫山,我也找不回心中的那片云。命运将我们分开,但是我对你的情意是慧剑都斩不断的。倘使我们不曾相识,不曾相爱,那么,我们的日子会不会好过一点呢?

人生若只如初见,也许就碰不见“泪眼问花花不语”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也许就逢不到“等闲变却故人心”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也许就不会说“愁绪难解是往昔”了,

然而,人生若只如初见,没有初见后的改变,又何来初见时永恒的美丽。

                      四、颂情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

我,是六世达赖,是西藏的活佛。我的一生,或飘零,或死寂,或流放。但是,玛吉阿米,是你的到来,让我明白了世间最美的是爱情,让我甘心放弃活佛的身份,抛弃戒律,变为西藏最美的情郎,和你一起踏月随行。

从出生那天起,天边的荆棘鸟便开始找寻那根能让自己与世长辞的刺。玛吉阿米,你就是我一直寻寻觅觅的那根刺。你的美,刺痛了我的心,更灼伤了我的眼,让我无法静心,满眼都是你曼妙的身影。

当我穿梭在雪山之巅时,我的眼前浮现出你欺霜赛雪的柔荑;当我走在玛尼堆边,轻轻摇动所有的经筒时,我的耳边响起你莺啼婉转的歌声。你让我入了魔,无法成佛。可是我不怪你,若没有你,成佛也是没有意义的。

只是,身份让我们无法相守。我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成为西藏的活佛,为什么成为活佛后又爱上了你,为什么爱上了你又不能给你幸福。所以,我只有倾尽一生,去歌颂爱情,因为那是你送给我最珍贵的礼物。

好多年了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

却从未放下过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

任你一一告别

世间事

除了生死

哪一件事不是闲事

写下这些诗句,我觉得自己的心又在隐隐作痛。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是你,可爱玛吉阿米。你如一轮明月,散发着淡淡的清辉,照亮我苍白而黑暗的世界。予,挽子青丝,挽子一世情思;予,执子之手,共赴一世情长。只是,最后的最后,我们还是分开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羽化登仙,佑你一生平安喜乐。

在一个下雨的夜晚,寒风凄凄,我走出高耸雄伟的布达拉宫,泪眼迷蒙,对着远方大声问道: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只是,回复我的,却是从山那边传来的空旷寂寥的回音:不负如来不负卿。

                          五、叹情

这一世,谁为谁做了嫁裳,谁为谁舍了天堂,谁为谁白了双鬓,谁为谁断了肝肠。情这一事,被古来千千万万的人不断演绎着,你是青衣,我是小生,你方唱罢我登场。在情的戏台上,永远没有落幕。情之一物,太过绚烂纷繁。让人情不自禁去驻足观望,有时又因那结局太过悲惨而潸然泪下。更有甚者,不知不觉间自己倒成了戏中人,让人唏嘘不已啊!

不管怎样,我只想仰天长叹: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